<rp id="tv7pd"></rp>

        <form id="tv7pd"></form>

        <form id="tv7pd"></form>
        <em id="tv7pd"><b id="tv7pd"><b id="tv7pd"></b></b></em>

          <em id="tv7pd"></em>

            <span id="tv7pd"><cite id="tv7pd"><delect id="tv7pd"></delect></cite></span>

                <strike id="tv7pd"><del id="tv7pd"><var id="tv7pd"></var></del></strike>

                  <big id="tv7pd"></big>

                  <dl id="tv7pd"><var id="tv7pd"><thead id="tv7pd"></thead></var></dl><em id="tv7pd"></em>

                        <rp id="tv7pd"><font id="tv7pd"><nobr id="tv7pd"></nobr></font></rp>

                        — 中国文明网 —
                        未成年人网  |   四川地方文明网站群  |   天府论坛  |   投稿  |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原创评论] 每个人都需要爱与被爱
                        2021-04-07 11:12:00 四川文明网
                        分享到手机

                          清明小长假上映的影片可用扎堆来形容。从全国票房成绩来看,票房成绩最好的是张子枫主演的《我的姐姐》。这部影片聚焦“姐姐”这一身份,讲述女性的困境与成长,戳中不同观众的痛点,也为影片带来相当高的讨论度。这部影片打破了包括中国家庭片、清明档等在内的12项影史纪录。(4月7日 《杭州日报》)

                          《我的姐姐》讲述了“重男轻女”家庭中姐姐的悲凉处境。作为一种陈旧的“文化枷锁”,“重男轻女”不仅让一些姐姐在家庭资源配置中处于弱势地位,也让她们承受着更多的负担和压力。在一些父母的脑海中,存在着一种“代价论”:儿子能够完成血脉延续的任务,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为了让儿子生活得更好一些,父母乃至姐姐妹妹为此付出一些成本、做出一些牺牲都是必要的。现代化进程的滚滚车轮,让这种家庭本位的价值观念和个人本位的价值观念产生了激烈的碰撞与冲突。

                          家里“重男轻女”,姐姐从小受尽委屈。为了帮父母得到生育二胎的资格,姐姐不得不在童年假装残疾人;为了让姐姐早点毕业结婚养家,父母生硬、冰冷地篡改了她的高考志愿……向往北京、向往读研的姐姐,憧憬着逃脱传统“枷锁”的束缚、展翅飞翔的美好图景;然而,父母车祸双亡,相差20岁的年幼弟弟需要抚养,让她面临着艰难抉择。

                          究竟是燃烧自己去照亮弟弟的人生道路,还是坚持“走自己的路”,姐姐不仅承受着原生家庭遗留的伤害与痛苦,也面临着世俗的眼光、亲属的施压。作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姐姐对传统的男尊女卑的性别秩序并不认同,现代化的男女人格平等已经在她脑海中形成。《我的姐姐》通过戏剧冲突的方式,呈现了急剧的社会变迁给中国大地带来的深刻变化。

                          一项调查显示,有近20%的网友表示,如果相亲对方不是独生女,甚至是家中姐姐时,会毫不犹豫拒绝。不论是“有弟弟相亲被拒”,还是“现实版樊胜美”,一些家庭做不到两性平等,导致资源配置和情感天平不够均衡;重男轻女不仅导致姐姐们没有得到足够的爱与关心,也可能导致弟弟们缺乏自食其力、自力更生的精神之“钙”,沦为“巨婴”。

                          究竟是成全自己,还是“长姐如母”,《我的姐姐》在影片的最后设置了一个开放式结尾;不论做哪种选择,都会有得有失,有的选择即使现在不后悔,将来或许也会后悔,人生哪有那么容易的选择题。在现实生活中,难有两全其美的“最佳选择”;即使是姐姐带着弟弟去北京读研,也会面临着经济压力、无人照看、入托入学等现实困难。

                          影片《我的姐姐》的最大意义,不仅在于它击中了现实痛感,也在于它带给我们的讨论和反思——亲情的厚度固然有先天的血缘因素,也和后天的情感互动密不可分;只有提升对爱的理解和表达能力,打破“文化枷锁”去实现两性平等,姐姐和弟弟才会生活得更好。毕竟,每个人都需要爱与被爱,姐姐和弟弟同样需要“爱的救赎”。(杨朝清)

                          声明:本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四川文明网

                        编辑:杨均

                        扫二维码手机浏览及分享

                        首页

                        工作提示

                        直播四川

                        地方联播总网采用

                        感动四川

                        道德模范四川好人

                        文明创建

                        文明城市测评体系举报监督创建巡礼

                        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频道乡村学校少年宫监督平台

                        蜀中城事

                        蜀风评论

                        公益广告

                        微信矩阵

                        宣传动态

                        文明公告
                        本网策划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信息曝料 稿件报送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蜀ICP 备09014459 号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四川文明网版权所有